就像廊下回旋的风,简单、随性地活着,是我一直追求的生活方式。

詩評·浪淘沙(納蘭容若)

边城诗社:

 文/三生人形

紫玉拔寒灰,心字皆非,疏簾猶是隔年垂。半卷夕陽紅雨入,燕子來時。

回首碧雲西,多少心期,短長亭外短長堤。百尺游絲千里夢,無限淒迷。


文眉小記:摘自《飲水詞》,寫閨怨情緒,耐人尋味


淚、是晨間的清露

恨、是眉頭的細皺

當《飲水詞》的微風拂過滿清王朝

掠過詞家的史書

其淚、其恨、其愁、其悲、斷腸且傷情。。。

不同人間富貴花,當愿醉入紅塵沙


紫玉拔寒灰,心字皆非,疏簾猶是隔年垂。

閨怨情短,百無聊賴

用紫釵撥弄心字暗香

隱去淡浮的薄灰、捲起一道迷離煙塵

也許還希望有一絲余火

可以點燃自己的心房

可惜、

不成形狀


疏簾無人卷,不堪寂寞情緒

離人、永遠那麼冷清

無論歲月長老,猶是隔夜花

可惜、

闌珊已盡


半卷夕陽紅雨入,燕子來時

眷戀如飛燕

不論甲子

依稀還巢

殘花、殘陽

落日虹蒙、雨畫淒霜、不見君故

夕景傷春

傷人


回首碧雲西,多少心期,短長亭外短長堤

碧雲之外、君心何在?

是否也在憶及

理應憶及的人

理應相守的情

心字不解、心期無限

百般無奈下

唯有遙望窗外

長亭短亭、長堤短堤

崎途遙、何日是歸期?


百尺游絲千里夢,無限淒迷

也許是已然篤定不能再見

也許是厭倦了諒解這一切傷恨

是將你遺落在夢中

飄至千里的、哪裡只是游絲蕩漾

更多的我的傷懷、我的悲痛

夢不成

只留淒迷與失惘


评论
热度(12)
  1. 廊下回风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廊下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